渔药GSP实施一周年调查,福建龙岩连城县加强水产病害监测与预报工作

  • 栏目:养殖资讯 时间:2020-03-16 22:47
<返回列表

GSP周年体检     兵法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有围城歼灭计,我有金蝉脱壳谋。在GSP刚实施一年多的时间内,过了GSP的药店、不过GSP的药店、由明转入地下经营的黑店、生产兽药的企业,无不为了能在水产药品市场上站住脚,抢夺市场立山头,力求拿到那份或白或黑或灰色的利润。     花费了大量财力、物力通过了GSP认证的药店,目前看来,多少有点悲情色彩。愿意花钱购买各类设备、改造店铺的经销商,几乎都想老老实实遵循行业法规,踏踏实实做好药物经营。不过他们遵守规则,在一年的较量中,似乎被不按规则出牌的药店和企业围剿,从而处于下风。     未过GSP的药店不需增加经营成本就可照常营业,只要不把药物摆上货架,而是转至无人角落,黑店更是连税钱都省下。他们或明或暗,游走于池塘间,把合法的不合法的药物藏匿在偏僻的仓库,逃离了政府部们的监管。     一年多下来,渔药经销的规范化程度毫无疑问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但同时水产药物销售渠道立马完全规范的愿景却并未照进现实。改变正在以渔药行业自身的发展逻辑徐徐发生,不过显然无法满足业者的期望,这才是摆在政府部门面前最大的考题。       渔药GSP实施一周年调查 黑店冲击  成本增加  滋生“GSP无用论”       《农财宝典》利用一个月时间,走访调查了广东省内各水产品主产区102家通过GSP认证的渔药经营门店,实地了解其在GSP政策实施前后的经营状况,发现数字背后的一些实际转变。     2012年3月1日,GSP政策正式实施,按照过渡期两年不变的原则,对于那些还没来得及通过的经销商来说,还留有相对较长的准备期。     然而,作为一项规范行业环境的政策,GSP并没有在短期内让从业者看到利好趋势。大批原先的水产药品经销者,通过各种方法绕过GSP政策的监管,甚至不惜以非法手段经营,给GSP门店带来了相当大冲击。有正规经营者甚至自嘲:仿佛在短时间内,自己从一个规范经营的榜样,沦落为别人的笑柄。     正如GSP政策在酝酿之初,许多业内人士所担忧的,渔药产业链从上游生产到下游使用都处在散乱无序的状态,单抽取中间的流通渠道施以严格制度规范,尽管政策初衷很好,但实施起来不可避免会力不从心。一方面,固然与基层主管部门监管力度不够有关;但另一方面,客观来说,这与渔药行业生产力发展水平有直接关系。把GSP当成灵丹妙药,希望达到一蹴而就、一劳永逸的效果,无疑过于乐观了。     一面是良好的政策初衷,一面是政策规范下的成本和利润逆行。作为近年来渔药经销领域最重要的一项政策,GSP正式实施一年来,究竟对渔药经销渠道产生了怎样的影响?GSP渔药经销门店有什么诉求,对主管部门又有什么期望?     《农财宝典》利用一个月时间,走访调查了广东省内各水产品主产区102家通过GSP认证的渔药经营门店,实地了解其在GSP政策实施前后的经营状况,发现数字背后的一些实际转变。     GSP药店整体经营状况良好       为全面了解渔药经营的整体状况,《农财宝典》记者从销售规模、资金链等多方面全面考察目前GSP渔药店的经营状况。     102名受访者的地域分布情况为,湛江地区霞山、赤坎、麻章、坡头、雷州、遂溪、徐闻共27家,阳江高新区、阳东县、阳西县、阳春市共18家,茂名茂南、电白、化州共14家,惠州惠东、博罗共12家,江门新会、开平、恩平、鹤山共9家,中山7家,汕头6家,广州、珠海各3家,佛山2家,肇庆1家。     销售规模情况,102家受访渔药店2012年销售额在100万以上的占27.45%,50-100万的占45.1%,50万以下的占27.45%,销售额度较畜禽兽药相对较小,但成增长趋势。     资金链情况显示,受访药店赊销比例在30%以下的占到50%,大部分渔药店赊销风险程度控制在安全线以内,个别药店赊销额达90%以上。     水东某水产服务部负责人小陈表示,近年对虾养殖成功率低下,一些赊销额度大、技术服务能力差的经营者已被慢慢淘汰,而养殖风险的增大也促使现在的经营者收紧资金链,并加强自身的服务能力。     销量基本不变,成本陡然增加       在所调查的102家渔药店中,面对“通过兽药GSP认证后,您的销量增加还是减少”的问题时,选择增加的仅为18.63%。而这其中,销量增加的因素是否拜GSP政策所赐,还不得而知。而58.82%的受访者,销量未发生太大变化,更有22.55%的受访者的销量出现明显下滑。     而比照另一项关于“通过兽药GSP认证,给您带来的好处有哪些”的调查结果,则会更清晰考察出GSP对销量是否有实际影响。仅有7.77%的受访者选择客户增加,而占比最大的被调查者选择了“其他”。在《农财宝典》记者进一步追问下,所谓的“其他”,多半指“店面更加整洁,形象得到改善”,更有受访者直言,选择“其他”,是因为没有感受到GSP带来任何好处。     销量基本不变的情况下,伴随而来的是GSP所导致的成本上升。有药店老板在被调查时大倒苦水,认为GSP关于人员和财务方面的严格规定,迫使他们不得不聘请更多的专业人员应付严苛的检查,这其中所产生的费用,在以前完全不存在。某接受调查的老板坦言,现在打开店门,不管有没有销量,成本就要100多元/天,加上聘请财务等工作人员的各种开支,压力比之前大很多。调查结果显示,过GSP之后,老板们最大的烦恼,正是运营成本增加,所占比例达36.45%。     对于部分期望规范市场后,将非正规店挤出市场,从而弥补GSP政策导致成本上升的老板而言,他们的算盘打错了,怨气也由此开始累积。22.43%的受访者直言,黑店太多,影响正规药店的经营业绩。但由此得出结论说监管力度不够,也未免偏颇,有13.08%的受访者能明显感受到,GSP之后,主管部门登门检查的频率提高了。       上架药品种类减少  经销商更看重药品质量       《农财宝典》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大部分药店都有一个明显变化,货架上摆放的药品数量比以前少了。是否真的是所售产品种类减少?事实表明并非如此。有老板表示,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应对频繁检查。“多一个香炉多一个鬼”,某老板如此形象地表达自己减少药品上架的原因。     如今渔药产品五花八门,即使通过GMP的正规厂家所生产的产品,也并非每一批次都实施了严格的自检,问题也就随之而来。在调查中《农财宝典》记者得知,一旦在正规店抽检发现药品质量有问题,经销商就不得不面临该产品已售金额2—5倍的罚款。对于经销商们而言,大多叫屈。他们的理由是,既然厂家是通过GMP的正规厂家,作为经销商,自己也按照GSP规定准备了相应材料,为何产品出问题,受罚的却是经销商?     道理似乎站在了经销商这边,但是处罚也一样抛向了他们。好在就目前情况看,大多数厂家和经销商之间保持这良性互动关系,厂家都有一笔风险备用金,专门用来应对此类事件,一旦药品质量被检查出问题,经销商只是徒添几分沟通之累。     为了应对检查,经营者选择改变产品结构。34.31%的受访者增加了非药品的经销种类。事实上,经销商对非药品的质量并无把握,只是非药品目前处在监管盲区,对经营而言更安全。在调查中发现,24.17%的受访者认为微生态制剂的质量最令人担忧,排在第二、三、四位的分别是消毒剂、内服类抗菌药、营养保健药,分别占比18.33%、12.50%、10%。     也正因此,经销商开始比任何时候都看重产品品质,利润反成了其次。在被问到“过了GSP后,寻求厂家合作选择代理产品,影响决定的主要两个因素是什么”时,“产品证照是否齐全”以及“产品的实际效果”成为被选最多的选项,分别占到27.46%和39.38%。     虽然对于产品品质的追求较先前更甚,但是选择产品的途径却并没有太大改变,在调查中发现,通过厂家业务员主动上门推销,依然是经销商接触产品的主要渠道,其次分别是熟人介绍以及媒体广告。这也就意味着,经销商在选择产品时,一面追求更好的品质,一面又处在相对被动的地位。信息不对称,缺乏获取可信产品信息的渠道,可能令他们的选择产品时产生误判。       “黑店”冲击正规经营,更危及用药安全       通过GSP后,经销商对于正规且有确切疗效的产品的心理需求,变得迫切起来。推动这一变化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根据GSP政策,如果在经销商指导下用药,导致养殖事故,经销商必须负责。这对产品的含量及标识使用方法,有相当严格要求。但从目前看,厂家为了更安全地通过相应检查,往往在使用说明上,将用量按比例减少,甚至有厂家将药品包装成非药品销售,这给经销商辨别带来了一定难度。     除此之外,由于GSP的监管力度增大,早前建议加量使用甚至建议使用某些非常规药品的做法,正规店大多不敢再违规操作。但是,相对应的“黑店”则显得大胆许多,在水产领域无特效药的情况下,“黑店”甚至售卖禁药。与此同时,省去了门店以及人力的投入,成本相对低廉的“黑店”销售,在价格上也具备更大竞争力。     更让人头疼的是,“黑店”也在密切关注正规店的动态,经常售卖和GSP店同样的产品,并且通过价格争取客户,让GSP店老板有苦难言。在《农财宝典》的本次调查中,就有22.43%的GSP门店老板,将目前最大的烦恼指向“黑店较多”。     形同“走鬼”的非常规渠道,本应在政策监管之下灰飞烟灭,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正规店老板们担心,此种非法销售方式,会给水产品安全带来相当大隐患。有46.79%的GSP店老板认为,养殖户目前存在最大的用药误区是“不做诊断盲目用药”,而这个问题,如果严格按照GSP规定,应该较容易避免,但实际情况却不尽如人意。走鬼销售渔药,很少做严格诊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更无须顾忌药品使用后造成的影响。     调查过程中,GSP店老板为此唉声叹气,有部分甚至表示,如果自己开分店,肯定会只卖非药品,这样不用再过GSP。     一个好的政策,意图改变的是整个行业的生态。从调查不难看出,GSP正悄悄地迫使从业者在甄别产品、改善用药习惯等方面向好的方向转变。    但毋庸置疑,也存在一些问题。按理说,加强对GSP门店的监管,是完全正确的做法。但在监管力量薄弱的情况,目前只能严查这批相对正规的经销者,反倒忽略了对各种钻政策漏洞,以非法渠道售卖产品的投机者,这不但造成不正当竞争,更可能侵蚀业界对GSP政策的信任。

    受近期持续高温和暴雨天气的影响,水产养殖动物病害进入高发期,为进一步加强水产养殖病害监测和防控工作,16日,连城县畜牧兽医水产局提出四项措施,努力减少养殖生产病害损失。      一是强化组织领导。成立水产养殖病防工作小组,由分管领导任组长,县水技站全体干部为组员,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水产病害检测与预报工作,确保病害监测和防控工作顺利开展。     二是重抓实时监测。工作小组人员与乡镇水技干部指定深入养殖生产一线,采取实地走访和布点采样的方式,重点对细菌性烂鳃、败血症、肝胆综合症及水质环境变化引发的综合性病害进行测报。     三是及时宣传布控。县水技站通过信息平台及时发布通知,要求养殖户加强水质管理,增加巡塘次数,监测水温、水质,防止缺氧和水质变坏。对已经发生严重病害的水产品,及时做好无害化处理和环境消毒,防止疫病传播。     四是制定预案,适时处置。根据我县实际制定了《连城县水生动物疫病应急预案》并根据《预案》要求开展工作,当病害发生达到规定的疫病相应等级时,应及时启动相应级别的应急预案,并及时向上级报告并争取支持,力争将损失降到最低。 作者:连城县畜牧兽医水产局    黄清梅 

上一篇:奥门金沙网址江西黎川绿色水产养殖异军突起,江苏溧阳埭头镇举办水产科学养殖培训班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阅读

渔药GSP实施一周年调查,福建龙岩连城县

养殖资讯 2020-03-16
GSP周年体检nbspnbspnbspnbspnbsp花费了大量财力、物力通过了GSP认证的药店,目前看来,多少有点悲...
查看全文

奥门金沙网址江西黎川绿色水产养殖异军

养殖资讯 2020-03-14
nbspnbsp那二日,江苏省玉溪市珠山区日峰镇十字村的风格迥异水产养殖大户刘福冈将一群生态商...
查看全文

进行生态水产养殖,水产养殖带富一方农

养殖资讯 2020-03-14
记者nbsp实习生nbsp 实习生nbsp董丽华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如今,该村加快产业结构的优化...
查看全文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ztpy.cn. 奥门金沙网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