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土地沙化任重道远,重走风沙线

  • 栏目:林业成果 时间:2020-01-18 04:00
<返回列表

重走风沙线 一首由黄及绿的变奏曲 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中国绿色时报6月27日报道 从北京出发,沿着河北的丰宁,到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太仆寺旗,再到河北的张北、沽源。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条陌生的路线,甚至很难在印象中找到一个契合点,将这些县城连接起来。 但是对于中国的林业人,尤其是治沙人而言,这是一条铭刻在记忆深处的经典线路。 2000年5月12日13日,一场沙尘暴席卷京津地区之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率领林业、发改、财政等相关职能部门,正是沿着这条线路,一路沙尘飞扬,苦寻治理京津风沙的良策。 自此,一首黄与绿的变奏曲开始沿着这条风沙线在更广阔的沙区上演。从沙逼人退到人进沙退,肇始于此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改变了、也正在改变着我国荒漠化防治的生态格局。 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大架子滩是《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采访的第一站。这里在当地有一个更加广为流传的名字第一沙带,是浑善达克沙地的最南缘,也是风沙南侵的前沿阵地。 2000年之前,全是沙梁子,不用说树,就是草也看不见几棵,太阳一照,明亮亮地晃眼。80岁的赵成祥是大架子滩最后一个住户。这个一辈子被风沙赶着搬了4次家的老人,终于在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启动的生态移民中,远离了沙漠,搬进移民新村过上了稳定的生活。 当时朱总理站的地方,离我们家不足500米,人站在沙丘上,沙子就在脚下嗖嗖跑。赵成祥说,他带着记者来到当年的老屋。 房子已经坍塌,2米高的后墙已经被风沙埋了个结结实实。所不同的是,破败的老屋不远处,一片墨绿色的樟子松林正在沙地中旺盛的生长着。 当年,这里的植被盖度不足30%。京津风沙源工程启动后,我们首先进行了生态移民,然后采取黄柳设纱帐,间种樟子松的方式,使用大量生根粉,目前第一沙带的林草植被盖度已经超过 80%。多伦县林业局局长范金秋介绍。 在赵成祥倒坍的老屋不远处,树立着当年朱镕基视察时的大幅照片。犀利的大漠风沙吹打了 10多年,照片已经略有斑驳,但是照片背景中的茫茫黄沙仍然清晰可见,告诉人们在这片土地上 10年前发生的故事。 如今,第一沙带1.6万亩的沙地全部得到治理,翠绿的樟子松,嫩黄的黄柳、柠条,浅绿的杨树,以及树下慢慢露出新芽的枯草,在历史与现实的交织中,工程留给这片土地的是生命的希望。 回过头去看,如果没有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这里的生态状况将无法想象。在多伦人的心里,京津工程就是德政工程、民心工程,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工程,这保存下的一片片绿色就是党中央、国务院英明决策的见证。范金秋说,到任林业局长不足一年的他,更愿意作为一个普通的多伦人说出这番心里话。 距离多伦县一个小时车程,是内蒙古自治区太仆寺旗。 太仆寺旗,与周边的正镶白旗、正蓝旗等地名相辉映,让人遥想当年曾经盛极一时的帝国景象。而当生态逐渐恶化,贫穷与落后便如影随形、不期而至,成为这片土地驱之不散的梦魇。 2000年5月13日,朱镕基一行由多伦县来到太仆寺旗小井梁,举目望去,四周是因干旱、盐碱几乎寸草不生的潜在沙化区,不远处北面的平地村,西面的爱国村,南面的后方子村,都被一片混沌的沙尘所笼罩。 那时出门都要戴眼镜,然后用帆布把眼镜周边围起来,要不睁不开眼,嘴里满口的沙子。太仆寺旗宝昌镇曙光村村民史玉忠说。 资料显示,太仆寺旗2000年发生沙尘暴21次,经过12年的京津工程治理,去年太仆寺旗发生沙尘暴2次,今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沙尘暴发生这在当年是太仆寺老百姓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一期,太仆寺旗共完成治理任务154万亩,许多老百姓因为工程的实施成为植树造林、防沙治沙的能手。 工程2001年启动,我们就联合村里20多人成立了合作社,承包工程任务参与造林,每人每年都有几千元的收入。目前,全村有100多户人家参与京津工程建设,只要不外出打工,家里有劳动力的都会出来栽树。宝昌镇东红村村民梁铎告诉记者,每人每年几千元、每户上万元的纯收入在太仆寺农村并不是小数目,这一直接的收益也成为当地人对京津工程的最初认识。 像大多数西北地区一样,缺水仍然是太仆寺旗生态建设面临的最大困难。在小井梁,四周成片的杨树林、云杉林中,会看到枯死的几米高的树木。太仆寺旗林业局副局长宋青山告诉记者,补植补造是太仆寺旗林业建设经常面临的任务。 为纪念京津工程,太仆寺旗在小井梁建设了一个双手托举地球形状的纪念碑,寓意是呵护、关爱我们的家园。而在这里,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植树造林,防治荒漠化是呵护、关爱的第一步。 治沙止漠刻不容缓,绿色屏障势在必建!2000年,当朱镕基一行一路风沙到达河北省沽源县九连城镇丁家梁时,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慨。 九连城镇是河北省最靠近内蒙古自治区的乡,也是最贫困的乡之一。土地贫瘠,好年景一亩地能打50斤、60斤粮食,秸秆是稀罕物,草根都被村民们扒出来当宝贝存着。半拉山村村民张志清向记者讲述当年的情景。 作为浑善达克沙地风沙进京的必经之地,沽源人自我解嘲:天安门城楼上的风沙有我们的一半。 如今,在丁家梁周围,集中连片的4万亩樟子松、云杉、沙棘、枸杞等编织了一个绿色的世界,许多树木已经超过3米高,这些都是当年依托工程退耕还林项目栽植的,目前已经成为风沙侵袭京津路径上绿色长城的有机组成部分。 农民受益最大的还是工程退耕还林项目,前3年每亩补200斤粮食,后来每亩补160块钱,这在当时是救命钱,起码让大家能够填饱肚子。张志清说。 政策上的巨大吸引力,使得九连城镇的几乎所有坡耕地在京津工程实施的最初几年都进行了退耕还林,村民们广种薄收、靠天吃饭的理念也逐渐发生变化。 这是一个从沙化到绿化再到净化、美化的过程。随着京津工程的实施,九连城的降雨量比原来有明显的提升,区域小气候显著改善,农民们开始种蔬菜,舍饲圈养奶牛,发展食用菌产业,工程改变的是九连城人的思想和产业结构。九连城镇党委书记岳伟峰说。 重走风沙线,荒漠化、干旱、贫穷仍然是这里无法回避的现实。但是改变同样显而易见,绿色逐渐扩展,开始取代曾经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漫漫黄沙。 一条条绿色长城,一道道生态屏障崛起在曾经的茫茫风沙线上,这其中,每一点绿色都书写着中国治理荒漠化的历史,记录着治沙人的辛勤和汗水。

新疆: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遏制土地沙化任重道远 中国林业网 来源:中国政府网 打印本页 新疆: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遏制土地沙化任重道远 6月17日是第十八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对于新疆这个生态地理环境相对特殊的省区来说,做好防治荒漠化和沙化工作有着更加深远的意义。 新疆是世界10大沙尘暴源区之一,也是我国沙化土地面积最大、分布最广、风沙危害最严重的省区。长期以来,荒漠化、沙化导致植被减少、土壤流失,吞噬着人们的生存发展空间,更影响到全区乃至祖国西部的生态安全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近年来,新疆积极采取各种防治措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整体扩展趋势得到初步遏制,荒漠化土地面积持续减少,沙化程度持续减轻,沙区植被状况进一步改善,重点治理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根据新疆第四次荒漠化和沙化状况监测公报,截至2009年年底,全区荒漠化土地面积为107.12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为74.67万平方公里。与2004年相比,5年间荒漠化土地面积净减少422平方公里,年均减少8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扩展414平方公里,由每年增加104平方公里,减为每年增加82平方公里,扩展速度持续减缓。十年坚守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 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且末县,是全国国土面积第二大县,但全县2/3的面积为沙化土地,从地图上看且末,绿洲四面环沙,犹如一座沙漠孤岛,是新疆乃至全国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风埋村屯,小风石头滚。这是十年前且末县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 近10年里,且末县因地制宜开展大规模防沙治沙工程,累计24万人次参与义务造林8万余亩,植树940万株,投资近6000万元,在车尔臣河东侧建成一条长12公里、宽2公里,总面积2万余亩的绿色长廊,挡住了与县城仅有一河之隔的流动沙漠的侵袭。与10年前相比,且末年均沙尘暴天气已由16.6天下降到9天,年均浮尘天气由163天下降到97天,年均降雨量由20.3毫米增加到25.5毫米,人们的生存生活环境得到较大改善。 如今,这个曾经沙临城下小县城,先后被授予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全国绿化模范县、全国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县、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等荣誉称号。 地处准噶尔盆地东南部的奇台县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奇台县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前沿构筑了一条以梭梭为主的宽3公里至5公里、长65公里的固沙林带,共营造防风固沙林40万亩,使风沙前沿的流动沙丘全部转化为固定沙地。 据统计,仅十一五期间,新疆就治沙造林1540万亩,森林覆盖率由2.94%提高到4.02%,绿洲森林覆盖率由12%提高到23.5%。全疆有82个县基本实现农田林网化,45个县达到国家平原绿化标准,93%的农田得到了林网的有效保护。初步建立了以绿洲内部农田林网、绿洲外缘大型防风固沙林带、天然荒漠林和山区天然林为主体的立体绿色屏障。科学治沙让万亩黄沙变万两黄金 实践证明,沙漠不仅能治,而且能够变害为宝。新疆各地坚持治沙与治穷相结合,在确保生态改善的同时,通过发展沙区产业,增加农民收入。 目前,和田地区已初步形成了以中药材、经济林果、沙区设施农业等为重点的沙区特色产业,并带动了种植、加工、贮藏、运输、销售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在相关科技人员带动下,和田地区现有人工红柳面积30.60万亩,接种大芸面积达25.04万亩。民丰县若克雅乡博斯坦村和于田县奥依托合拉克乡兰干吾斯塘村农民因种植红柳大芸,户均年收入高达15000元以上,成为远近闻名的红柳大芸致富村。 新疆和田阳光沙漠公司在洛浦县、于田县建立近5万亩沙漠玫瑰种植基地,近百户农民种植玫瑰花的收入,占其人均纯收入的50%以上。而企业生产的玫瑰精油、玫瑰露、玫瑰花茶、玫瑰花酱等产品也远销日本、韩国,年产值近亿元。 和田地区治沙办主任赵忠久说:沙区农民依托沙产业后,有了稳定的收入,老百姓也积极参与荒漠植被的管护,把胡杨、红柳等当做一笔来之不易的绿色财富。十一五期间,新疆新增肉苁蓉、沙棘、黑加仑、枸杞等特色沙区药用植物种植36万亩,总面积达110万亩,带动相关深加工企业近120家,年产值近20亿元。以沙区药用植物种植及深加工为主体的沙产业正在兴起,并将成为继特色林果业后又一新兴林业产业。 去年,自治区林业厅还专门印发了《新疆沙产业规划纲要(20112020年》,鼓励沙区建立竞争力强、区域分工合理、产销统筹、覆盖优势产品的沙产业体系,提高沙产业现代化水平,为沙区巩固生态建设成果,促进农牧民增收,推动沙区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奠定基础。形势严峻打好治沙长期攻坚战新疆的沙化形势依然严峻,沙化土地在局部地区仍在扩展。目前,全区还有81个县市、120多个农垦团场的近1800万人长期饱受风沙危害。自治区防沙治沙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王天斌说。 据了解,目前新疆沙化土地仍以每年82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每年因风沙危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30多亿元。土地沙化仍是制约新疆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干旱少雨、大风频繁、沙漠面积大是长期以来导致新疆存在土地沙化的自然因素;天然草原的过度经营、森林资源的严重超采、土地资源的粗放开发等加剧土地沙化的人为因素也不容忽视。同时还存在专业队伍缺乏、防沙治沙成本大、资金困难等问题。 在新疆,一般情况下治沙成本在1200元/亩至1800元/亩之间,由于新疆各地财政收入有限,政府在工程性防沙治沙中急需项目和经费的支持。我们规划的河东治沙基地项目面积达30万亩,总投资需8.9亿元,资金短缺问题是我们目前防沙治沙工程建设的最大困难。且末县林业局局长蒋建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治理过程中,一些对沙漠认识上的误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治理效果。沙漠在地球上有其存在的必然性,地球上各种生态系统相互支持和制约,组成了全球的大生态系统。人类与沙漠的正确关系应当是:人与沙漠和谐共存,既要避免沙进人退,也不要盲目地向沙漠进军。王天斌提醒说。 不过,自治区将推进实施准噶尔盆地南缘和塔里木盆地周边防沙治沙工程,以建立完善稳固的绿洲防沙治沙生态防护体系为重点,通过营造大型防风基干林、绿洲内部农田防护林和实施林草植被的封育保护,遏制土地沙化扩展趋势,保障绿洲生态安全。

上一篇:凶林省召开三北防护林四期工程综上所述表扬暨五期工程启动年夜会,学习教育深入开展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阅读

遏制土地沙化任重道远,重走风沙线

林业成果 2020-01-18
重走风沙线 一首由黄及绿的变奏曲 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中国绿色时报6月27日报道 从北京...
查看全文

凶林省召开三北防护林四期工程综上所述

林业成果 2020-01-10
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为贯彻落实《关于在全体党员中开展“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
查看全文

湖南桑植,桉树人工林的生态效益有哪些

林业成果 2019-12-27
桉树人工林具备的生态效益有水文效应、地力效应、生物效应、生物多样性、林火问题及对全...
查看全文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ztpy.cn. 奥门金沙网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